【深度療癒分享】我的第一次團體療癒-原生家庭與內在小孩療癒|J律師

深度療癒學員 J律師

第一次參加深度療癒

年過 30 歲後,就很少哭泣,如果有哭,也是幾滴眼淚結束。自去年 11 月 開始上沈伶老師的課後,開始逐漸能感受自己的情緒,願意接受自己可以哭、 生氣,讓部分麻木的自己,又慢慢地活起來。

這次參加的是今年 3 月份的原生家庭與內在小孩深度療癒,大概是開始接觸沈伶老師及協會課程的第 4 個月,對於療癒與釋放,還不太認識,直到這次參加深度療癒,才發現能夠釋放出來的好處。我在釋放後開心了好幾天,就像 幫自己心靈洗澡後的感覺,乾淨、明亮而輕鬆,很難用言語形容,真的需要親自體驗後才能明白。

其實在參加這次深度療癒之前,我並沒有看見自己有太多原生家庭的問題和創傷,可能因為記憶力不好,國小以前的事情都不太有印象,再加上看到\”深 度\”配上沈伶老師,就不自覺想逃避。於是就在報名了,又取消,又報名的循環 中,最後還是抵達上課教室。

這次很奇妙的是,一到了教室,盤坐後不久,負面情緒即開始自動湧現。 在還沒開始進行釋放前,老師要我們寫下對於父親或母親的感受,及講述小孩 會模仿父母特質以得到愛的時候,我突然意識到,我竟然也渴望那個長久在我 心中疏遠又無感的父親的愛,我一直以為我不需要。當下即非常震撼及難過。

這次老師沒有帶放鬆,直接進入亂語釋放,在亂語背景音樂一下之後,我 似乎沒有亂語多久,就開始說出很多難過、憤怒的話,我好久沒有放聲大罵、 大哭,還從中文一直罵到英文,後來我講了好多英文(我從來不知道我罵人的 英文如此流利),尤其是對我父親哭喊:Why you make me feel like I’m a piece of shit !? How can you do that!!! 我才意識到,原來之前在家靜心,曾出現自己像是 可憐小生物的感受,可能是來自於原生家庭,我的潛意識覺得父親讓我像是一 坨屎(因父親是個成功的律師,但我從小就不會也不喜歡讀書考試)。

後來老師請我們播放從小到大,與父親或母親相處的畫面,開始有大量的 影像跑出來,像是投影片一樣,有充滿愛的,也有痛苦的。後來老師請我們對 於特別痛苦的畫面,重複地播放,播放到看到已無感覺。其中有個畫面是,父母一次很嚴重的吵架,當時還很小的我超級崩潰害怕,我很怕父親會傷害到我 母親(因我很愛媽媽)。我就在那個畫面,一直罵我爸,一直痛哭,直到漸漸沒有感覺。

最後,老師讓我們逐漸平復情緒,隨著音樂的轉換,來到支持與擁抱自己 的內在小孩,老師請我們寫信給 10 歲的自己。我發現我給他好多溫暖的話,讓 他知道我永遠都會支持他、陪伴他,內心突然多了好多力量和愛。謝謝老師。

購物車
回到頂端